神算子几辈子花不完的钱几十辈子还不完的债万达怎么了

  不论是贷款也好、发债也罢,谁能筹措到更多的现金,谁就能在下一把“牌局”中获胜。

  前有王思聪因受熊猫娱乐牵连欠款1.5亿成为失信执行人,后有王健林一年时间内财富缩水682.4亿登上热搜。“一个亿小目标”跟“娱乐圈纪检委”这对父子近期的日子可是不好过。

  近日,又有媒体报道称,11月14日万达集团高层在香港召开会议,会议表示公司对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任何债务均未提供担保,与其控制的企业也没有任何资金往来。从王思聪旗下的普思资本到王健林旗下的万达集团,究竟欠了多少债?

  先来看王思聪的投资公司普思资本。从新闻上来看,以5个亿起家的普思资本似乎一直做得还不错,作为董事长的王思聪身价最高时达到63亿。成功案例诸如2013年云游控股成功在港股上市,账面盈利瞬间超过200%;2015年英雄互娱借壳新三板上市,收益率近65%;还有作为基石投资者投资的殡葬企业福寿园也已成功在香港上市。

  2015年,乐视布局体育生态,王思聪投资1928万,持股3.96%,是乐视体育第八大股东。后来,乐视轰然倒塌,普思资本几乎血本无归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裁决乐视体育赔偿经济损失9785.16万元,接近1个亿。但这1个亿,只是亏损的一小部分。

  2015年熊猫直播亏损约5000万元,2016年亏5亿元,2017年亏8亿元。2018年,熊猫直播没有公布亏损数据。但很快就陆续传出拖欠薪资、资金链紧张等传闻,并数度传出将“作价卖身”,但最后都不了了之。“烫手山芋”无人接盘,原因并不仅仅是资金链紧张。

  2017年,为了完成熊猫直播的B轮投资,王思聪承诺了年化12%的回购权。如果高达年化12%的回购承诺是与所有B轮投资方签署的,那么属于熊猫的债务可远不止1.5亿这么简单了。

  2017年7月,银监会要求各大型国有商业银行排查包括万达、安邦、海航集团在内数家企业的境外授信及风险分析。同月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万达用638亿的低价将大部分文旅,酒店项目抛售给富力,融创。

  2018年1月,由腾讯联合京东、苏宁、融创等共同组成的财团投资340亿元收购万达商业14%股份。

  2018年2月,万达电影宣布以总价77.94亿元出售12.77%的股权。同月,万达还出售了体育集团旗下的海外资产——马德里竞技俱乐部17%股权。

  随后,万达陆续清空了英国、澳大利亚、美国、西班牙等多处海外资产,以万达文化管理100%股权。

  2018年万达集团工作总结显示,2018年资本运作合同收入827亿元人民币,已收回现金627亿元人民币。现金多,杠杆率就低。从已上市的万达商管2019年最新的评级报告中可以看出,万达目前资产负债率只有57%不到。57%的资产负债率,对房企来说“洒洒水”嘛。

 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这些钱对万达来说是远远不够的。与其它几家房企不同,2017年6月之后,万达就由于各种原因没能在公开市场上大规模融资。这些债券的偿债时间多在明后两年,而到目前为止,这些债几乎都没有还本金。

  从最为“保守”的角度看,万达要有足够的现金储备用于偿债。原因无它,只有三个字“融资难”。

  在万达自身披露的数据中显示,截至2018年末,共获得主要合作银行的授信额度3729.00亿元,其中已使用授信981.00亿元,未使用授信2748.00亿元;前五大授信银行授信额度为1796.00亿元。神算子,看起来很美好,但现实很骨感。

  2018年,万达筹资性净现金流为-395.09亿元,同比由净流入转为净流出,主要由于主要是发行债券及当期借款减少所致。换句话说,授信额度是有的,但借到钱还是很难。

  事实上,不仅万达日子紧张,过去一年也被业内戏称为“房企洗牌之年”。据恒大研究院统计,截至到2018年底,房企各主要渠道有息负债余额高达20.3万亿,预计将在2019~2021年集中到期,其中2019年到期规模便高达6.8万亿元。

  王健林等地产大佬财富大幅缩水的背后是在“房住不炒”背景下,地产界的大洗牌。未来,谁能更快的偿还债务,谁就能躲过寒冬。而不论是贷款也好、发债也罢,谁能筹措到更多的现金,谁就能在下一把“牌局”中获胜。而这个胜者会是万达吗?